日本全国解除疫情紧急事态 专家提醒谨防二次暴发-世界最小的国家

日本全国解除疫情紧急事态 专家提醒谨防二次暴发 时间:2020年05月26日 21:10:17

日本全国解除疫情紧急事态 专家提醒谨防二次暴发

根据日本放送协会(NHK News)的统计数据,截至5月25日17时30分,日本单日新增确诊病例12例,累计确诊病例16623例,累计死亡病例843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3612例。

日本累计确诊1.6万例,完美避开了疫情高峰?

据共同社报道,北海道札幌市海鲜餐厅的员工三浦隆宏认为,解除紧急状况有利于在夏季之前,使顾客的数量恢复正常。三浦隆宏表示,“由于国内外游客数量的直线下降,4月餐厅营业额比去年同期减少了90%”。

解禁后如何防止疫情二次暴发?

有消息称,神奈川县和北海道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的依据是拥有较为充足的病床。

4月7日,首相安倍晋三宣布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事态。4月16日,日本确诊人数破万,安倍宣布将紧急事态的适用范围扩大至全国。因疫情未得到明显改善,5月4日,全国紧急状态延长至5月31日。

2月13日,经厚生劳动省证实,日本出现第一例死亡病例。3月4日,日本确诊病例破千;4月5日,日本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破百。

5月24日,日本东京地区的民众。/ 美联社

曲先生:就我个人而言,还是比较担心疫情二次暴发的。因为日本进行病毒检测的人数较少,如果无法得到具体感染人数的数据,二次暴发的可能性很大。

据日本共同社报道,当地时间5月25日上午,由日本公共卫生专家及经济学家组成的咨询委员会召开会议。会上,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认为,目前日本的疫情已经得到控制,没有必要再在所有的都道府县实施紧急事态宣言。

据《日本时报》报道,当地时间5月25日晚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,解除北海道、东京都、埼玉县、千叶县和神奈川县的紧急事态。至此,日本47个都道府县全部解除紧急事态。安倍在记者会上表示,从全球范围内来看,日本制定的解禁标准很严格。

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指出,即使日本疫情二次暴发,政府也能采取相关措施来控制疫情的发展。

从总体上来看,日本政府已努力遏制疫情发展,并将死亡病例保持在较低的数字,使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达到政府设定的解禁门槛。但专家认为,过早解除紧急事态或开放社会可能会导致疫情的二次暴发。

5月25日晚间,安倍就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发表讲话。/ 共同社网站截图

但71.8%的民众认为,在疫情还未得到控制之前,不应该全面解除紧急事态,因为这种举措或将导致疫情的二次暴发。

日本全国解除疫情紧急事态 专家提醒谨防二次暴发

神奈川县和北海道尚未满足解禁条件

据《日本时报》报道,解除紧急事态宣言需要符合三个原则。首先,每10万人口中,最近1周新增感染者的人数需要低于0.50;其次,当地卫生系统应保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;最后,医院拥有较为充足的病床数量,并且重症患者较少。

世界卫生组织前卫生政策负责人、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公共卫生研究所所长涉谷健二(Kenji Shibuya)表示,日本第二波疫情暴发是“不可避免”的。

日本确诊病例曲线图。/ 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网站截图

5月25日,日本全国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后,民众正在排队进入东京银座某百货商场。/ 共同社网站截图

安倍在发布会上指出,日本正在探索一种新的方式来遏制疫情发展,具体包括佩戴口罩、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并在家远程工作等。安倍认为,远程办公可以减少火车站及地铁站中的拥挤程度,较为有效地遏制疫情。

我其实很担心,解除紧急事态后,人们会前往东京迪士尼或者镰仓等热门景点旅游,可能会导致感染人数上升。

加藤胜信指出,日本政府希望了解这些地区的感染人数,并预测一旦疫情二次暴发,将造成何种程度的感染。这有利于政府估算需要注射疫苗的人数。

根据日本放送协会的统计数据,东京都、千叶县和埼玉县的疫情状况满足第一个条件。截至5月24日,每10万人的感染比率分别为0.36、0.10及0.15。然而,神奈川县和北海道的感染比率高于规定值,并未达到标准,大约为0.70和0.76。

另外,政府将每3周对各地的感染情况进行评估,并逐步调整防疫措施。

小池百合子指出,东京都将在两周内继续追踪疫情发展变化,包括新增确诊病例和无法确定感染源的患者数量,感染者的病情严重程度和住院患者的数量等。

为防止疫情二次暴发,日本政府还准备对1万名民众进行抽样抗体检测。

《日本时报》指出,日本似乎“完美”避开了疫情暴发的高峰。

据共同社报道,日本政府建议民众在5月底之前,避免前往其他都道府县,并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继续保持社交距离。6月1日起,民众应避免前往最后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的5个县;6月19日起,政府将不会继续限制民众出行。

同天晚间,安倍晋三便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,解除北海道、东京都、埼玉县、千叶县和神奈川县的紧急事态,大约比原定解除时间提前了一周。安倍指出,“仅仅一个半月的时间,我们就基本平息了疫情”。

目前东京部分确诊病例尚不清楚感染源,这也是一个疫情二次暴发的隐患。

新京报记者 钱雅卓往 期 精 选  当政府高官违反防疫规定,国外都是咋处理的?  韩国夜店疫情致8.2万人接受病毒检测,韩政府称感染源或来自欧美  美国死亡数逼近10万,特朗普去打高尔夫了……且未戴口罩  特朗普终于戴上定制款口罩,外国首脑戴口罩各有“特色”]article_adlist-->

据共同社消息,当地时间5月22日,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表示,卫生部门将从6月初开始,在东京、大阪和东北部的宫城县进行新冠病毒抗体检测。

《日本时报》报道称,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凸显了日本政府希望恢复经济发展的强烈愿望。那么,日本疫情状况究竟如何?是否已经达到解除紧急事态的标准?解禁之后,日本政府将如何防止疫情二次暴发?当地民众对于解禁的看法又是如何呢?

日本昭和大学医学院传染病学教授Yoshihito Niki指出,我们必须假设第二波疫情比第一波疫情严重得多,如果疫情大规模暴发,那么日本的医疗系统或将崩溃。

5月14日,39个县率先解除紧急状态;5月21日,大阪府、京都府和兵库县解除;5月25日,最后5个县也宣布解除紧急事态。

据《日本时报》报道,在疫情最严重的东京都,当地知事小池百合子指出,解除紧急事态宣言标志着一个阶段的结束,但同样是另一阶段的开始,想要有效遏制新冠肺炎疫情,仍有许多工作要做。

新京报:日本目前已经解除紧急事态,是否担心疫情二次暴发?

曲先生:总体上来说,我认为日本是控制住了疫情,但仍有一些不确定因素。日本新冠病毒确诊人数的数据不太准确。有消息称,许多人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相关症状,然后高烧很多天之后,才被允许进行病毒检测,这可能导致目前的确诊数字不能反映出实际疫情状况。

神奈川县相模原市的居民宫川静香表示,乘坐火车去上班的人数正在增加,如果民众开始恢复正常生活,疫情二次暴发的可能性将增加。

各种节日的庆祝活动应推迟至8月,届时只要参与者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即可举行,但需要限制人数。日本公共卫生专家指出,“举办小规模的活动时,必须将人数控制在100人以下”。

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着全球,但各国“解封”的脚步仍未停止。

为了防止第二波疫情的暴发, 日本开始修改疫情的应对政策,并制定了分阶段解除防疫措施的计划。

点击进入专题: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

全面解禁后,民众“喜忧参半”

5月21日,大阪府解除紧急事态后的民众。/ 《日本时报》网站截图

日本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的决定,当地民众如何看待呢?

据共同社报道,由于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持续减少,安倍一直在遏制疫情和恢复经济发展的2个决策中“做选择”。

当地民众究竟有何看法呢?新京报记者连线了目前居住在东京的曲先生,听他讲讲对解除紧急事态的看法。

新京报:你认为日本是否有效控制了疫情?

据日本共同社报道,当地时间1月16日,日本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。随后,“钻石公主号”邮轮暴发大规模疫情,致使721人确诊。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
  • 立法打击外部乱港势力十分必要(望海楼)

    全国人大审议涉港草案的议程自公布后,日本全国解除疫情紧急事态 专家提醒谨防二次暴发就受到美英等外国和外部势力的“格外关注”。不出所料,一些反华政客迅速跳出来说三道四,指手画脚,无非是强烈反对、扬言制裁香港这些老调子。可见,外部势力“乱港成性”,赤裸裸干预香港事务、干预香港内政,竟成了他们习以为常、理所当然之事。这恰恰更加凸显了制定“港版国安法”刻不容缓,十分必要。

  • 刚刚,中国又诞生一家1000亿美元互联网巨头

    ATM(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美团)日本全国解除疫情紧急事态 专家提醒谨防二次暴发,牢牢坐稳了中国互联网的前三把交椅。今日(5月26日)开盘,美团点评(03690.HK)的股价跨越133港元/股,总市值突破7746亿港元,以实时汇率折算,美团的总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,一跃成为中国第3家市值超1000亿美元的互联网上市公司,仅次于腾讯(5257亿美元)、阿里巴巴(5357亿美元)。截止今日收盘,美团点评涨幅扩大至10.4%,连续2个交易日的涨幅超过17%,最新收盘价升至138.9港元,总市值亦飙升至8093亿港元(1044亿美元),站稳1000亿美元大关。据财报数据显示,美团的3名创始人(王兴、穆荣均、王慧文)分别持有A类股5.73亿,1.26亿股及3640万股,合计7.36亿股。按照最新市值来算,美团CEO王兴的持股市值已高达786亿港元。而最大的赢家,无疑是腾讯。作为美团点评第一大股东,腾讯持有B类股10亿股,占比高达20.14%,均为上市前参与美团的融资取得。以今日收盘价计算,腾讯持有的市值已高达1389亿港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美团突然飙升的发动机,却是一份亏损的财报。疫情下的美团,亏了16亿5月25日收盘后,美团点评公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。受疫情影响,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2.6%至168亿元;净利润亏损15.8亿元,是美团连续3季度盈利后,再度陷入亏损。除了营收、净利润以外,美团点评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,包含的信息量非常大。美团的财报将主营业务分为3块:外卖、到店/酒店/旅游、新业务,其中外卖、到店/酒店/旅游业务深度绑定线下。因此美团的各项业务数据,在一定程度上是线下餐饮、酒店、旅游行业在疫情期间的缩影。据财报显示,2020年1-3月份,美团外卖的交易数量为13.7亿笔,同比下滑17.3%,环比大幅下滑45.4%;酒店业务的订单数量为4280万间夜,同比下滑45.5%,环比大幅下滑61.1%。美团亦在财报中承认,受今年1月下旬以来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美团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在需求端、供给端都遭遇了严峻挑战。虽然,数据很惨,但面对凶猛的疫情,美团的一季度经营情况,似乎比市场预期的惨烈程度稍好一些。1、2020年一季度亏损,换来了美团外卖的客单价大幅提升,带动了外卖毛利率、经营利润率超预期;2、虽然酒旅收入失惨重,但到店业务以广告为主,垄断地位下韧性较强,下跌幅度很小;3、在出行业务、to B业务基本停摆的情况下,新业务收入实现了正增长;从而使得,美团股价在二级市场上演了V型反转:美团CEO王兴在财报会上非常有底气地表示,2025年美团点评达到每天1亿订单的目标不变,瞄准每单1块钱的经营利润。美团最大的惊喜:外卖"涨价"餐饮外卖,作为美团营收占比最大的业务,2020年第一季度的交易总金额(GTV)为715亿元,同比小幅下滑5.4%,明显小于交易笔数的17.3%下滑幅度,亦明显超过市场预期。意味着,2020年一季度,每一单美团外卖的单价,大幅提升。由财报披露的外卖交易金额、成交笔数,便可以算出平均每单外卖的价格。2017年平均每单交易金额为41.8元,2018年44.2元/单,2019年超过45元/单,而2020年一季度,这一数字竟迅速增长到了52元/单,同比大幅增长14.4%。美团的单笔外卖价格上升,并非简单意义上的“外卖涨价”。外卖单价的提升,主要是因为用户每笔外卖点了更多的东西,亦或是外卖的品质在上升。而在疫情的影响下,美团单笔外卖价格上升的原因主要有2点:其一,疫情期间外出聚餐减少,以家庭为单位的外卖数量增加,大幅提升了每一笔外卖的单价;另外,疫情期间商家结构的变化,线下停摆的品牌顶级餐饮店,被迫转战线上,主打外卖业务,相比小型快餐式的外卖单价提升非常明显。需要重点注意的是,外卖单价的提升对美团意义重大,将会大大降低用户对配送费、餐盒费的敏感度,且在人力成本相同的情况下,高客单价将带来高交易额,从而提升美团外卖的毛利率。尽管,2020一季度客单价的大幅增长主要是疫情的原因,但此次疫情对用户的消费心理改变很可能是长期的,美团亦在电话会上表示,疫情期间较高的平均订单价值(AOV),可能会正常化。受疫情冲击,线下餐饮商户损失惨重,一大批商家可能关门、倒闭。因此市场预期,美团平台的商家数量或出现大幅下滑,但财报数据显示,美团稳住了活跃商家的基本盘。2020年一季度,美团外卖的活跃商家数量为610万,较2019年同期净增长30万家。但,仍然受到了疫情的负面冲击,较2019年四季度环比下滑10万家,是美团历史上的第一次。另外,截止2020年一季度末,美团年度交易用户数量为4.5亿,环比下滑190万。美团外卖,真的不赚钱?自疫情发生以来,美团外卖遭到了有史以来最惨烈的“讨伐潮”,商家、各地餐饮业协会集体控诉美团外卖佣金过高,让众多线下餐饮商家,不堪重负。那么,美团外卖的佣金到底有没有降呢?据财报数据显示:2020年一季度,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715亿元,佣金收入86亿元,佣金率为12%;2019年一季度,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756亿元,佣金收入99亿元,佣金率为13%。也就是说,跟2019年同期相比,美团的佣金率下降了一个百分点。与2019年四季度相比,佣金率环比下降了0.5个百分点。看到数据后的第一印象或许是,美团佣金率下调得太少,无法解决餐饮商家的难处。事实上,美团的外卖业务,真的不赚钱。每一笔美团外卖的成本中,外卖骑手占据大头,占比约为95%,其余5%包含带宽、网站维护、客服、折旧摊销、支付处理等支出。2019年,美团外卖骑手的总成本为410.4亿元,以87.2亿笔外卖数量计算,每单外卖需要支付给骑手4.71元。而同期,美团从每单外卖拿到的收入为7元,扣掉骑手成本仅剩下1.3元的毛利。若再考虑网站/APP维护、客服、折旧摊销、支付处理等费用支出,假设分摊总费用的45%,每一笔美团外卖的净利润仅0.3元。稍有不慎,就会亏损。面临突如起来的疫情,虽然客单价高大幅提升14.4%,但外卖订单规模下滑、降低佣金,再加上抗疫费用,美团的外卖业务再次陷入亏损,经营亏损金额为7090万元。美团的"奶牛业务",被腰斩很显然,总市值超1000亿美元的美团,真正的想象空间并不是外卖,而是到店、酒店、旅游业务。据美团的财报显示,2019年,到店、酒店及旅游业务的营收为222.7亿元,占比仅22.8%,却贡献了197.5亿元的毛利,占比超过88.6%,这块的毛利率更是高达88.7%。一目了然的结果:相比于外卖业务,美团的到店/酒店/旅游业务才真正的“现金奶牛”,堪称暴利。这块业务的营收主要分为2部分:交易佣金与在线营销服务。其中,佣金主要是从酒店、旅游类商家抽成,而在线营销服务,则是为入住商家提供曝光、流量,而收取的广告费。而美团外卖仅仅是给到店/酒店/旅游业务输送流量的,是互联网常见的“高频带低频”经营逻辑。据美团的一季度财报显示,2020年1-3月,美团的外卖、新业务都遭遇了亏损,只有到店/酒店/旅游业务还能保持盈利。但酒店、旅游业务显然是受疫情冲击最大的两个行业之一,美团的到店/酒店/旅游业务自然受到冲击,订单、营收规模双双腰斩,一季度盈利仅剩6.8亿元,同比下滑超57.3%。美团的天花板,在哪?总市值突破1000亿美元之后,美团在国内的同一赛道里已经没有同级别的竞争对手,而国外也没有如此大体量外卖、本地生活线上平台,这点与腾讯对标Facebook、阿里对标亚马逊不同。那么问题来了,未来美团的天花板在哪里呢?美团给自己的定位是,本地生活服务商。其在上市之初就自己“画了一个圈”:中国生活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为18.4万亿元,预计到2023年增长至33.1万亿元,符合增长率达10.2%。如此看来,美团划出的本地生活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,丝毫不亚于阿里巴巴所处的电商行业。而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,美团的野心也是巨大的。正如王兴所言:美团是一家无界平台,什么都可以做。现实中,美团也确实在不断拓宽业务边界,既做网约车又做生鲜超市,而且还染指了金融支付、新零售、充电宝等领域。虽然,疫情对基于线下的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带来了冲击,但疫情却也在深刻改变这个行业。譬如,越来越多的线下品牌餐饮店意识到了线上业务的重要性,这让美团多年费力拓展的重点客户们“不请自来”。据其招股书披露,2018年,美团在生活服务行业的渗透率(交易规模/行业总规模)仅3%不到,远远不及阿里在电商领域的渗透率,很显然美团未来的赛道是宽且长的。

评测

回到顶部
安禄山与杨贵妃|历史故事|乾隆皇帝的儿子|越战女兵|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越南乳瓜|灭绝动物|安禄山与杨贵妃|四大凶兽|四大凶兽|西晋第一个皇帝|快三彩票-永久网址0748.cc|重庆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|一分彩-复制打开0748.cc|北京pk10-复制打开0748.cc|广东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|极速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|快三助手-复制打开0748.cc|彩神8-永久网址0748.cc|一分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